《校妓》

《校妓》

>《校妓》


星期六下午,由於课外活动只限上午举行,大部分回来参加活动的同学都已经离开,
学校内只剩下忙着的老师和校工。

  即使我回校是为了出席风纪队的聚会,此刻亦没有理由再留在校园里,所以我绝不应该大刺刺的在走廊出现。我带着身後的少女,悄悄步上三楼。我们小心的越过走廊,心里希望不要碰到校工在清洁课室。我们走到角落,来到一个杂物房面前。房间位置有点偏僻,所以只要我们安静一点,应该可以安心不被人发现。房间只有二百多平方尺左右,只摆了一张桌子,我相信房间本身并不是作为课室用途,所以是长期锁上的。

  我是在风纪聚会後乘机留在学校。而我身後的女学生则是球队队员,也是趁练习完毕之後溜回来学校。风纪队员与球员悄悄的躲进一个空置的杂物房,真是一个奇怪的情境。

我们会相聚在这里,是因为四天前我发现了她在网站上的留言。网上化名为「阿余」的她声称需要急钱而欲当一次「私钟」;收到她靠电邮寄来的相片之後,我一眼就认得出她是我同学。既然也只不过要五百元,我爽快的答应了这个交易。

所以其实我们也只不过是嫖客与妓女的关系,这样的话就没什麽奇怪了。联络上阿余之後,我很快便承认了自己跟她是在同一所学校里读书,而且也见过了她好几次;她起初有点犹疑,不过当我提议付她双倍价钱,好让大家也得到好处的时候,她还是答应了。选择这个地方亦是我的提议,既刺激又方便。


  我们走进了杂物房,里面并没有想像一般的肮脏;桌面不带一点灰尘,就像有人打扫过一样。房间唯一的一个小窗正被窗帘遮住,不必担心会被人看到。我转身关上房间,并从内锁上;阿余有点担心地看着我锁门。

  「不用担心,就连平时也很少人会来到这边。我们小声一点就可以。你叫什麽名字﹖」我带点安慰的语气问道。

  「不关你事。」她问道。

  「不回答也好,反正事後我们也会装作互不相识。」这家伙的态度不太好,不过对我来说她就只是一个卖家而已。



  「你可不可以先付钱﹖」她老实地问道。

  「至於钱,当然不能预先付给你,因为你也没有给我『货品』啊。不过,要是你不放心,」我边说边从袋里掏出三百元,说:「我倒是可以先付一点『订金』。」K%z8n

  阿余果然把钱收下了,这对我来说就是暗示她答应了交易;於是我伸手想替她拿开袋子放到一旁,却被她阻止了。


  「你收了我的订金!」我说道。

  「行了,我自己来就行了。」她将钱塞进袋里,然後把袋子和手里的纸袋都放到一旁的地上。

  「顺便脱掉你的毛衣吧。」我说,阿余毕竟收了我的钱,不做不行,於是转身背向着我,慢慢将毛衣拉起脱下。我一边解开自己校服的钮扣,一边欣赏着阿余的背影。阿余比我小三年,但外表看起来绝不像一个小女孩。

她的一头长直发扎成了马尾辫,露出她的颈背,短过膝盖的校裙下亦露出了她穿着白袜的一双小腿;白晰的皮肤看得我一阵心动。阿余刚把毛衣脱出来,摺好放在桌面。我继续欣赏着她的身体,薄纸般的校裙遮蔽不了内里的白色底裙,让我隐约看见她身下穿着一条黑色的短裤。

「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阿余才转身开口说话,却立即被我封住了嘴巴。我右手绕到她身後将我们的身体紧贴在一起,左手托着她头,让我大力的吻着她的嘴唇。

  她起初想要大力推开我。「你不是想要骗钱吧﹖你已经收了我三百元!」我边吻边说,她听罢才停止反抗。我感觉到她急促呼吸,双手轻轻的放在我肩上,显得僵硬紧张。我的左手改为抱住她的腰,像跳舞一样带着她慢慢转圈。我伸出舌头舔她的嘴唇,伸进她的嘴巴里;她有点反抗这种接吻,想用舌头将我的舌头顶出来,却被我乘机把她的舌头吸到自己嘴里。我感觉到两条舌头在二人之间打转,一点唾液缓缓从她嘴角流下。

  我开始进攻,双手从她的腰际往下移动,往她的屁股摸了一把。我撩起了她的裙罢,手指感觉到她大腿的嫩滑质感,手指滑进她的大腿内侧,很快摸到她的运动短裤。我们暂时分开了嘴巴,蹲下去想把她的运动裤拉下来。她不期然将双腿夹紧,於是我双手抓紧她的裤头,大力往下扯。

「嗯!」阿余本来低头看着我,此刻却忽然把头别过去。我提起她的小腿让我将裤子脱出来,却发现除了黑色的运动裤,还有一条粉红色的内裤,原来是我刚才把她两条裤子都扯掉了。我把两条裤子也放到一旁,再次站起来拥着她。


  「可不可以别那麽快﹖」阿余问,显然她还很紧张。

  「这是你第一次吗﹖」我问。

  「嗯﹖」她显然不想回答我的问题,於是我再次吻着她,双手继续刚才的行动。我再次触上她大腿的皮肤,缓缓上移,这次不再被运动裤阻碍;我继续进攻,终於摸到了一点稀疏的毛发。我的手指微微撩动了一下,指头感觉到一种柔软的肉感。怀内的阿余震了一下,而我并没有停下来,右手开始抚摸着她的屁股。左手手指停驻在阿余的私处上,开始重复着撩动挤按的动作。

我面前的阿余已经闭上了眼,不晓得是害羞还是享受。她的身体缓缓扭动,似是想避开我手指的攻击,但动作往往令我的进攻更加强劲。我左手一边托着她的屁股,右手食指指头已经随着她一下摆动而突入她的肉缝里面。此举显然让她不太舒服,她张开了眼,道:「痛............」

「很快就会不痛。」我说,双手都暂时离开了她的裙下。我倚着桌子站着,并让阿余跪在我面前。她带点不愿意的看着我将裤子和内裤褪到小腿,看见我勃起的阴茎更羞得低下头来。我托着她下巴让她面对着我的阴茎,道:「给我含下去。」(o#D"se

「那很脏!」她说,毫不愿意替我口交。於是我答道:「不含也罢,那就直接进入戏玉吧。」

「......嗯。」阿余挺爽快的回答了我,倒是有点出乎意外。於是我将桌上的毛衣充当垫子铺住了桌面,吩咐阿余坐上桌上。我扶着她让她慢慢躺在桌面,她有点紧张合住双腿,我抓住她的膝盖让她双腿分开。裙子随住她双腿拉开而扯高,幼嫩的少女私处便暴露在我眼前。下身一凉,羞得初次卖肉的阿余闭上了眼,我让她右脚放下来,右手继续抓起她的左腿,让她双腿尽量分开。我看她似乎未想到那件事,左手立即扶好硬涨的阴茎,将龟头抵在肉缝面前。

「慢住......呀!」阿余忽然开口想说话,却被我的入侵截住了话。我以阴茎开发着阿余紧紧的阴道,每一下用力都让阿余痛得高声叫着。

「不......不要!你没有戴套......不......」阿余紧张得哭了起来,不断想要用双腿踢开我。我将她的左腿搁在肩上,才三两下功夫已经抓住她双手,然後把身体压在她身上。这样一来,她完全反抗不了我。我将她双手按在桌上,身体的重量让我的阴茎几乎完全进入了她的体内。我缓缓抽出了阴茎,发现她已经不是处女。

「你已经不是处女了,是你男友干的好事吧。」我揶揄说。

  「快放开我!我把钱还给你好吗﹖不要这样!会怀孕!」阿余高声说,这种声量很容易让走廊的人听见。

  「我不要。」我说。还好我手掌宽,我单手挟住阿余的双手,接着将自己的皮带脱下来,将她双手绑住。这样我就可以空出双手来好好在她身体游玩一番。

  「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怀孕的啊。」我温柔的说,再次将阴茎抽进去阿余微微湿润的肉缝里。阿余伤心的躺着哭泣,让我任意将她的腰带脱下来,蒙住她双眼。我缓缓摆动腰子让阴茎在肉缝出入,感觉到肉缝里愈来愈湿。我双手抚摸着阿余的双腿,发觉阿余的一只皮鞋在刚才反抗的时候已经掉了,於是我乾脆替她把剩下的一只鞋子也脱掉。

我双手感受着阿余被白袜包住的小巧的脚掌,还有她充实线条感的小腿。我慢慢抚上她柔滑的大腿,然後往下移动,落在她的肚皮上。阿余的呼吸急促,一半是因为她紧张,一半是因为她正在哭泣。


  阿余的肉缝依然窄狭,我每次把阴茎抽出,都感觉到她的肉缝快速合上。我发觉活塞动作愈来愈顺畅,阴茎上沾着一些透明的液体。阿余的哭泣声减少了,随之而来是一种受压制的呻吟。

  我双手沿阿余的肚皮向上潜进校裙里面,很快就找到了一种期待的质感。我纯熟地将阿余背後的扣子解开,将她的胸罩脱下来,然後掉到一旁;双手再次回到校裙里面,享受着阿余的小乳房。我无法看到校裙下的乳头是什麽颜色,但我捏着两颗乳头,感觉到它们的弹性,以及它们在我指头缓缓发涨变硬。

我再次将身体压在阿余身上,隔住校裙用嘴亲吻着阿余的胸口。我的唾液将校裙和里面的底裙沾湿,变得半透明的校裙暴露出小巧的粉红色乳头,害我不禁要对其亲吻一番,我用舌头舔着小巧的乳头,不时又改为像婴儿一样吸啜着它,就像想把乳液啜出来一样。我感觉到身下的阿余不停扭动着,脸上满是泪水,嘴里却是低声的呻吟。

  我双手继续搓揉阿余的乳房,亲吻着阿余的脖子及耳珠,身下的活塞运动从未停过,交合处已经流出一滴滴的透明液体,滴在桌面的毛衣上。我暂时放开身下的阿余,让大家暂时休息一下。阿余喘着气,脸蛋都红了。

  我不去想走廊外会否已经有人发现了我们,此刻他或者正躲在门外,透过某个隐闭的小洞窥视着我们。我稍微回气,便将阿余抱起,让她翻转身趴在桌上。阿余的小肚刚好抵在桌子边缘。我用手往她湿润的肉缝摸了一把,指间尽是沾着稠糊的淫水。我将手指的淫水抹在她脸上,让阿余发红的脸蛋更加添上一种性感。

我戴上了预备好的安全套,这款安全套表面布满突起的小胶粒,还附上一个震震环,不晓得是否真的增加刺激,令我有点好奇。我扶着自己的阴茎,用龟头往她肉缝上下磨擦。湿滑的龟头让肉缝里面渗出更多的润滑剂,於是我用力一顶,便将半截的阴茎顶入了阿余温暖的阴道里。


「嗯!」阿余不禁发出一阵高呼,让我心中泛起了一种征服的快感。我重复着活塞运动,每一下都插得深拔得狠,我的肚子不断击打着阿余的屁股,让房间里充满着肉体碰撞的声音。安全套的胶粒磨擦着阿余的阴道肉壁,似乎每一下抽插都让她几乎承受不了,每次我都将阴茎整枝插入,让安全套根部的震震环抵住阿余的阴道口。

双重的刺激让阿余难以忍住自己的呻吟声:「啊......嗯......嗯......」阿余用力抓住身下的毛衣掩住了嘴巴,似是害怕自己的叫声会让别人听见。我当然懒得去理,恐怕即使现在有人开门进来,我甚至会邀请他一起参与。我望住自己的阴茎在阿余下体进出,晶莹的液体逐渐变得稠糊奶白。

我双手伸出去搓揉着阿余的乳房,同时把她拉起来,让她站在我的怀里。她的身体被我撞得摇来摇去,身上的校裙磨擦着我的胸膛,别是有一番滋味。我伸手将她右腿提起来,让她双腿作最大程度的分开,配合着更激烈的活塞运动。

  我没有刻意计算着自己阴茎进出阿余身体的次数,不过根据大家身上的汗,以及阿余下体的稠糊液体来看,我看我们都已经干了十多分钟。我感到即将要发射,於是将阿余放下,再随即走到趴在桌上喘气的阿余面前,她似乎知道我的举动想推开我,但还是被我抓住头发固定着头。我脱掉安全套,连续几阵精液雨洒在阿余脸上。足足射了几十秒,我才将抖动着的阴茎往阿余的脸上抹,将剩余的精液都抹在她脸上。


  「嗯......嗄......」阿余虽然对於脸上的精液感到恶心,不过也没有气力去管,只能躺着喘气。我解开了她双手的皮带和绑住她眼的腰带,坐在一旁,欣赏着阿余的裸体。才待了一会,阿余坐了起来,稍微用面纸抹掉了脸上的精液,也穿回了自己的裤子(尽管她下身还是湿淋淋一遍)和鞋子。

  「快付钱。不要跟人说今天的事......」阿余说,脸上还是红红的,气也有点喘着。

  「你不用那麽赶吧。」我说,一边穿回裤子一边拿出七百元。她接过七百元,急忙将袋子和毛衣拿起,就匆匆的往房门走去。此时我想起了一个问题。

  「慢着,」阿余转身望住我,於是我继续问道:「我们还会有机会再做一次吗﹖」阿余没有回答我,转身就打开了房门。如果我不是肯定她将会回来房间,我也许会继续追问她。

  房门外站着的男人的确吓到了阿余,但他没有给机会阿余大叫,因为他已经纯熟地掩住了阿余嘴巴,还把她整个人拖进了房间。

  「你看得够爽了吧﹖」我问男人。


  「小子快来帮手吧!别在那边看戏!」男人喊道,於是我帮忙抓住了阿余踢来踢去的双腿。男人一脚将房门关上,我将阿余的毛衣放在地上,让男人将阿余放在毛衣上。我改为抓住阿余的双手,而男人随即分开了阿余双脚,跪到双脚中间,再脱掉自己的皮带。


  「给你,绑住她双手。」男人吩咐说。

  「你们想怎样﹖不!不要!我把钱还给你好吗﹖不要伤害我......呜......」阿余吓得哭起来,却无阻我将她双手绑起。「要把她嘴巴也封住吗﹖」

  「好,」男人答道,却走到去我的身旁,抓起了阿余的下巴。原来男人已经将裤子褪到了大腿,露出了比我成熟得多的男人阴茎。男人暴力的将阴茎插进阿余的嘴里,一时间我还以为阿余含不下这庞然大物。男人用力的把阴茎抽插着阿余的嘴巴,让阿余完全出不了声。我发现即使男人已经极为粗暴的把阴茎塞进阿余嘴巴里,阿余还是只能含着阴茎的大半。男人不时把阴茎拔出来,阿余的唾液满布着像鸡蛋大的龟头上。

  「嗯......唔......唔......」阿余辛苦地叫着,任由男人将阴茎顶着自己的喉咙。男人看起来毫无表情,直至他拔出了自己的阴茎,望住阿余脸孔时,才隐约露出了一点微笑。男人再次回到阿余的双脚中间,准备进入戏肉。

男人一手就像阿余双腿提起,姿势活像替婴儿替换尿布一样。男人先将粉红色的内裤(我留意到底裤已经被沾湿了)脱掉,再将阿余双腿往她胸口压下去。男人用毛衣的衣袖包住了食指和中指,然後就插进了阿余的肉缝里,此时更像照顾婴儿的情境了。

我想男人是想要抹掉阿余阴道里的液体。男人将手指拔出来,毛衣上布满了阿余的淫水。本来已经粗大的手指再包住毛衣,让阿余哭不出声来。

  此时男人将阿余双腿都搁在肩上,龟头已经抵住了阿余肉缝。

  「呜......放过我好吗......」阿余伤心地说,「我把钱还给你们好吗﹖我不要怀孕......呜......」

  「你不用安全套﹖」我问道,「要是她真的怀孕,我们麻烦就大了。」

  「小子真怕事。」男人说,将阴茎插入阿余幼嫩的阴道里面。从阿余的脸部表情来看,那真是一件痛得很的事。黑色的粗壮阴茎缓缓没入肉缝里面,男人用了几次力才让阴茎插到底。我开始幻想阴茎已经插进了子宫(似乎也真的有这种可能)。



  阿余已经哭不出声。而男人用力拔出了自己的阴茎,然後又用力顶入去她的阴道。抽插极其缓慢,但看得出每次男人都很用力,而阿余亦痛得要死。「小女孩真是小女孩!」男人说到,吐了一把口水在自己的阴茎上,稍微润滑了这个辛苦的活塞运动。男人抱起了阿余,让阿余扶好了自己肩膊,男人双手揭起阿余的校裙,托着她的屁股,便开始以直立式的姿态干着她。我看见阿余的两块阴唇被灰黑的肉棒撑开,流出来的液体不知是口水还是淫水。

  「呜......呜......呜......」男人加速了身下的运动,肚子撞击着阿余的身体,每一下都将阿余抛起来,阿余活像一个任由男人摆布的洋娃娃。

  这样干着已经过了十多分钟,看来男人技术高超。男人依然抱住阿余,脸上不见一丝累态;头发凌乱的阿余只能紧抓住男人的背,紧咬着唇忍耐着每一下的抽插。阴茎不停在阴道进出,交合处总算开始湿润,但看样子还是帮不了什麽忙。

  「嗯......唔!」阿余忽然发出一阵叫声,原来男人忽然将阴茎用力插至阴道最深处,然後停住不动——正当我以为男人已经在阿余体内射出精液的时候,男人却是将阿余放在桌面。

  「别在那一旁看着,你应该也恢复了吧。」男人说。他把阿余的身体翻转,方便阿余替我口交。看来他是个喜欢分享的人啊,於是我也脱下了裤子,将阴茎插进阿余嘴巴。

  「现在还觉得很脏吧﹖结果还是要给我舔它!」我说,补回刚才阿余不肯的口交。这次是我第一次参与多人性交,我干着阿余的嘴巴,让她把我整根阴茎都含下去,而对面的男人则继续干着阿余的下身。我们一时各自干着两边,一时配合着各人动作,例如每当男人用力插进阿余阴道的时候,我就让阿余深深的含住我的阴茎。男人不断加快抽插的速度,让阿余的身体整个都被摇动着。我命令阿余用舌头好好舔着我的阴茎,不时又要她含住。


  这个三人连体的情境维持了十多分钟,我先告弃权,在阿余嘴里发射出第二发精液。我命令阿余将一半精液吐在自己手上,然後抹上自己脸上,另一半精液则让她自行吞掉。阿余被我羞辱着,眼里满是泪水。


  「你这家伙真是变态!不过我喜欢。」男人笑道,身下的动作依旧用力,让我不得不佩服他。用力的动作让阿余自痛楚中开始感到了快感,嘴里不知是惨叫还是呻吟。

  「啊......嗯......呀呀......」阿余趴在桌上被男人狠狠干着,嘴里不停发出呻吟声。正当我开始担心一件事的时候,男人终於大喝一声,然後用手环抱着阿余的肚子,缓缓摆动着屁股。而阿余则是不停扭动想要摆脱男人。


  「嗯......」阿余被体内的温暖液体弄得一阵舒适,却又想到了自己可能因此成孕,脸上露出了一种羞耻绝望的神色。男人发射良久,阴茎久未拔出。一直维持了两分钟,才看到男人将依然硬挺的阴茎从阿余的肉缝中抽出。被撑开的阴唇一时间未完全合上,露出的小黑洞缓缓流出一些透明的液体............难道那些不是精液﹖

  这次阿余真的没有气力了,一直躺在桌上喘气,也许因为以为自己肉缝流出的是精液而绝望。我悄悄从窗帘後拿出了一部正在运作的摄录机(还好电池还未用尽),对桌上的阿余拍了几个用作结尾的大特写。阿余发现自己的行为原来一直被拍下来,再一次被打击,伤心地哭起来。

  「你们到底想怎样......呜......」阿余问道,男人走到阿余身旁,脱掉她双手的皮带。他替阿余穿回了内裤,任由依然倒流出来的透明精液将内裤沾湿。

  「小女孩怎麽那麽怕﹖我不会让你怀孕,要是被发现的话我的罪名可是不轻。我才不会冒那种险。给我把这粒药丸吞下去。」男人将一粒药丸放到阿余嘴里。

  「千万别要想揭发我们的事,别忘了刚才的事都拍摄下来了。」我说。

  男人带着我们悄悄的走到校园门前,我不禁再望阿余一眼,她不但满头凌乱,而且一些透明液体还沿住她的小腿流下来。我跟男人吩咐阿余快回家,并站在校门目送她离开。

  「小子你也回家吧。今天的事记得保密,也不要忘记弄一只光碟给我——那些片段。」男人说,手指一指我手中的摄录机。

  「是的。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我问。

  「她吃的那种药丸真的有用﹖还是......」我问,暗想这问题会否让他不高兴。

  「当然有用,不过那粒丸是为了你安全着想的。我那话儿早就不行了,所以才不怕让她怀孕。」男人答道,转身就回到校园。此时我才第一次留意他身上穿着的是校工的衬衣。一个风纪、球员跟一个校工身处一间乾净得很的杂物房,又是一个奇怪的画面。

  我望一望男人的背影,然後转身离开校园。心想要是有机会再遇到这种事的话,也要找他帮忙。

爸爸去撸,网友自拍偷偷色2015,哥哥日哥哥射_邪恶内涵图 - 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