濡母与少年

濡母与少年


「清风旅社」属于较小规模旅社,经营者是他母亲,母亲理惠子主持大权。
丈夫死去已经四年,身处虎狼之龄,年龄正好达到四十岁,四十岁女人有着成熟肉体,更需要男人实际上慰藉,但是滋润她肉体的丈夫已经逝世,空虚寂寞浪穴又有谁来怜惜,一个人孤单独守空闺度日如年。
在寒次肃瑟的冬夜,身为母亲的理惠子一丝不挂地钻入被窝里,生下来就紧贴理惠子肌肤长大的久彦,从来也没有奇怪的想法,因为他本身也有裸睡的习惯。
理惠子的身体有点冰冷,拟似凄寒的北风栖息在这里似的,但是只要身体一直卧着不动,体内就会昇燃一股热源,好像被窝里放了一具火炉,只要贴身靠近久彦就能安心睡眠,在雪国生长的理惠子,身躯好似白色年糕般温暖,久彦到上国中为止一直吸吮理惠子的乳头入睡。
「都是你那么爱吸,这个地方变的好大。」理惠子用手掌抚摸如姆指大突起的乳尖,由于夕彦爱吸,理惠子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拒绝。
久彦最喜欢理惠子胸前那对丰盈乳房,小时候总有那是隶属自己领土的错觉,至于其他部份,如下腹或阴毛丛生的下体,肥硕的屁股等等,因为有股莫名的恐惧感,所以不常亲近。
有时候久彦脚尖会不经意碰触到丛毛部份,那个时候的久彦立时缩回脚尖,那种样子令理惠子看了觉的可笑,她会故意将下体上挺,使劲靠近抓住乳房的久彦,发出淫浪喘息声。
「这个地方有什么可怕?嗯...」明知故问嘛!久彦很生气张口狠狠咬住突出的乳头。
「哎呀!很痛...」理惠子转身背向久彦,「我不管你了!乳头也不给你吃!」然后发出酣息的声音。
理惠子的身体很温暖,但是朝向久彦厥起的屁股却显得很冰冷,久彦双手抱住屁股的姿势,看起来很悲哀的样子,好像理惠子那的温暖全让冰冷的屁股一下子吸乾殆尽,还有他那双小手碰触如墙壁般大的屁股,无论如何伸展也搆不到理惠子的前面,挂着伤心的珠泪手掌抓住丰沃的臀肉,久彦好不容易睡着了,久彦从来也不知道父亲的脸。
「他到很远的国家去旅行,回来的时候会给你带很多当地土产喔!」理惠子只有一次对久彦这么说过。
久彦还记得那个时候自已固执追问父亲的蹤迹而被理惠子讨厌的神情,从此以后他不再触及那类话题,他心中想过,父亲不在也没关係,只要有妈妈理惠子,他就不会寂寞。
「长的很像妈妈嘛...」
邻近的客人对久彦说:「好像女孩子唷。」
每次这种讚赏都让久彦刷地脸红起来,长的很像理惠子...,被这么说,心里自然很高兴,但是长的像女孩子...这点他可不同意,久彦很希望能做个坚强的男子汉。
他老是花很长的时间在镜子前端祥,哎...如果眉毛再粗一点就好了,他眉毛细长有如上弦月,眼睛很大有双眼皮和长睫毛,鼻子如水似细挺,唇形若樱桃般艳,细緻的五官简直是理惠子的翻板。
店后面有六个褟褟米大的起居室,中间有个火坑,久彦常常坐在火坑旁帮忙看店,用纸门隔开的邻室有八个褟褟米大这里当作寝室。
因为理惠很喜欢喝酒,微醺时会显得很开朗的样子,手舞足蹈口中还唱着淫浪的曲调,相陪的客人也会很高兴拍掌附合,此时久彦总会有塞住耳朵的冲动,即使将头埋在被盖里,起居室的笑闹还是透过纸门听得一清二楚。
理惠子被客人奉承的言辞捧的一时兴时,敝开喉咙放声高歌。
「哎哟...郎太花心到处去採花哟...」客人的淫笑声如海潚翻捲而来,久彦虽然不太懂俚曲的意味,但是稍能理解那种吵杂的气氛酝含下流低级的感觉,好不容易抱着怒气的久彦终于睡着,如果这时候突然醒来,他会忘记生气的原因,只觉得似乎有些不快残存下来。
天亮时久彦带着一丝不快的心情上学,这是奇妙的感情,感到自己不该如此被忽视,一种不幸的念头在他脑中迴蕩,那种感伤的气氛使世界蒙上片灰色,而久彦莫名浸淫在这种不透明的感受里。
但在朦胧中会有雪白中心线的中间有一团墨黑体的阴影的感觉。器官流出晶莹的汗珠,会把理惠子的腹部弄的黏答答,这时候理惠子不会说伙么,是睡着了吗?还是闭目装睡,久彦也无法猜测。
但是不说话就表示默许,久彦大瞻恁意用性器摩擦理惠子的腹部,而且无论如何摩擦,理惠子的腹部也不会动,久彦用力挺入的部份,柔软的肉会一点点凹进,因为周围的肉过于丰满,凹进的肌肉会将久彦的性器弹回来。即使被弹回来,久彦也不会中止这种行为,这种由理惠子腹部传来的感触,他使他一再地耽溺前的游戏。
久彦并不知道这是自慰行为,由摩擦理惠子丰厚腹部的碰触传送到股间突起物的快感,让久彦几乎要受不了。
久彦有一丝想哭的心情,不得不抱住理惠子的屁股,不知什么原因,抱住屁股同时,理惠子突然拱起身体,将浑圆的屁股对準久彦高高厥起,久彦没有办法,只好紧抓住丰满白嫩的臀肉。
原本预定摩擦腹部的性器早已充血,久彦抓住理惠子冰冷的屁股忽然另有发现,哭丧的脸立即转换开朗,他对理惠子充满弹性屁股有了无法形容的感动。
这次洩精是久彦生下来头一次的体验,瞬间,理惠子的臀部突然紧张起来,筋肉不停鼓动,久彦下腹部贴的地方很痒,但是她呼吸气息依旧不会紊乱,久彦睡着之际,理惠子偷偷从被窝爬起来到厕所去。
屋檐响起急鼓似的雨声,由厕所窗口可以望见庭内的芭蕉树,芭蕉叶向四方伸展,雨滴不断落在叶上发出答声音,宽大的叶片无法承载重量似的大力摇晃,洒落浠澕的雨水,理惠子就站在厕所的窗口,双眼迷茫注视着如线般雨丝。
久彦到了中学三年级,身高急遽抽长,脸下冒出几颗青春痘,鼻下也长了几根淡青色鬍子。
「唉呀!你越大越不好看了!」
在住宿的客人群中,常有酒醉客人对她毛手毛脚,甚至进而要示好求欢,但这此男人丑陋无比,这种卑贱下流举动,更是令她感到厌烦,他们和死去丈夫年纪相若,并能使她滋生「性趣」反之效果,令她更缅怀丈夫过去种种。她不蕴出淫蕩,正气更令她处之泰然,受的住内心慾念之冲激。
可是当大郎这名年轻男人来到这里住进旅社,她息灭多时慾火变得高炽燃烧,她犹如乾柴遇到烈火,一发就不可收拾熊熊燃烧,无法忘怀的慾情,偏偏遇着大郎就快速燃烧,他是梦寐以求的男人,对她产生致命吸引。
每天到了晚上,男人影子就出现她脑里,她的浪穴多么需要阳具慰藉滋润,她耐不住浪穴骚痒难熬,藉助山芋、化粧品瓶罐来治疗浪穴饥渴。自己高亢慾火借它们来手淫,就是没有大郎真正阳具来的好、插的舒服,日子这般苦闷,她不想接受煎熬了。
今天我不能再等待和忍耐,今晚我一定要去大郎住处明了原因,为什么不来找我让我空相思,她内心决定意念后不再犹疑,决心亲自前去大郎住处察证原因。离开房间已是晚上十二点,旅社客人房皆寂静没有一点声响。
「太好了...阳具大有硬...插浪穴...舒服。」
「老闆娘...浪穴够骚...够劲...我...」
床上叠了许多卫生纸,床边到处皆有用过沾满淫渍纸团,想来他两战役不只一、二次交手肉抟,这场乾柴烈火敦伦已历经多次。
配合男人阳具插入,大郎不断抚着女人屁股游移,理惠子浪穴被操舒服透顶,嘴里「舒服,太好了」骚蕩声丝丝入扣,男与女激情缠绵,直至男人跨下阳具射精贯入女人花心后才告落幕。
「有什么关係!我只知道浪穴淫水流得真多。」
「今天时间比较长,阳具又硬,这种感觉十分美妙,浪穴舒畅无比回味无穷,如果我们结婚,每天晚上就可「欢乐」时间,大郎,我们早日结婚。」
大郎停下来看那缩起身子来的理惠子,这使得他更觉得一种性慾的冲动。,埋惠子那裸露的乳房,极为漂亮,大郎看到了露出的胸部,便把脸低了下去,用鼻子轻嗅着。
最后,大郎忍受不位也将自己下半身的裤子急速地剥落!他用手握着自己裸露出来的那根棒子,那粗大肥壮的棒子。那种既痛苦又恐怖的快感自身体中央急速地篡起到头顶,在那种难以言谕的爽快中,理惠看到大郎手中的巨大棒子...
那美妙的感觉贯穿了理惠子的全身,舌尖在理惠子那龟裂的肉膜凹陷部份,上下往返着,滑来滑去!那种动作令理惠子爽快得,无法忍受了!她无法止住心中那慾望的火焰。她发出了淫叫声。刚才那害羞的样子,早就烟云散了。
「啊...」她的全身此时,真是苦不堪言埋在她的体内一直用力的动着,这第一次的痛苦,真是难以忍受。
但是渐渐的,痛苦远离了理惠子,随之而来的是阵阵快乐的电波,围绕着她的全身。她的心里愈来愈喜欢这一种男女间特殊的关係,那支棒子一直深入体内。理惠子有一种极痛苦的感觉。
大郎发出声音,这使得正在回忆中的理惠子,惊醒了又回到现实的社会中。大郎把理惠子的大腿用力的拉开,她看到那黑黑的阴毛,好像正在迷惑着她。一种兴奋的感觉在她心中蠢动着,但是她尽量克制着自己。
「让我来换一下吧!」大郎说着做了起来,用手从理惠张开的两脚间,去拨弄那密麻麻的黑毛。
「啊!是多么漂亮啊!」
理惠子的下半身散发出了一种强烈而浓浓芳香,真的是好吸引哦!从她的密肉之间涌出她的爱液,大郎想着,这个女人真是个好色的女人。
大郎用手抓住自己的棒子。他把腰低了下去,很想要进去她的身体,理惠子用抓住大郎的臂膀。
「把脚..微微..张开一点...」
「呜...」理惠子发出了呜咽声,她感觉到大郎的棒冲进了她的体内,她忍不住的叫了起来。
「会痛呢?」
「不会..」
「妳舒服哦!」
大郎故意的问,是因为想让理惠子自己说出很舒服这句话。
「这样会痛是吗?」大郎好像查觉到有点奇怪,便轻轻在她耳边问她。
「是啊!」此时的理惠子开口说:「等一下好吗?」
「理惠子...」
「什么,什么...」
大郎的腰愈动愈快并且一度呼喊着女子的名字,理惠子心想着,大郎何时要射精呢?
大郎的身体全身感觉火热,下面的肉棒也愈来愈硬了!此时的理惠子在子宫附近的肉壁,也一块一块地发热了起来。她的腰也本能地上下摆动着!
这时,理惠子也因为这种十分激情的气氛,完全投入了进去!她躺着,大郎在她的密洞中抽送、转动,渐渐地她也感到十分满足。
他推进阴部,在她的体内刺戟着,理惠子根本忘了去想,那趴在身体上面的男人,到底是谁?床上的大郎脸看起来绷紧紧地。——————————————————————————–

「早安,起床了...」
他用嘴唇堵住了她的嘴唇,在慌乱的拥吻中,拉扯地剥下了理惠子的衣服。因为理惠子的裸身在腰的部分碰触着大郎的身体,便她一下子便察觉到了硬棒。
「你...这里太亮了...」
她腋窝下,全是大郎湿润的唾液,而乳房也全部充血肿涨了起来。
大郎的挂布巾已经取了下来了!
「啊...实在...」
明亮的太阳,所露着早晨的柔光射了进来这个充满情慾的房间。
「你...我觉得不要...」
「昨天晚上和你做一次,便知道了怎么改进使妳更加舒服。」
大郎的手伸进了自己的两腿间,把那支像钢铁般坚硬的棒子拉出。
「这东西是妳的呀!」他笑笑又说:「我们二人之间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妳来握握我的棒子呀!」
「理惠子!快点!...」
她将在自己下腹部附近的那支棒子,轻轻地握在手里面。那润泽光滑的龟头部份和下面长长的枝干部份,一次次地愈涨愈大了!理惠了的手指在那枝干的部份摩擦着,感觉手中的棒子硬得像石头一般。
「理惠子,你让我看看裸身...」
「干什么了?」
她感到自己的胴体,正在大郎的视线凝视之下,像一道光射在身上般。她对这种情况,有一种无法遮掩的羞怯,突然从身体内部涌了上来。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贯通全身的快感。理惠子此时全身都兴奋了起来。
在她身体的深处,溢出了女人那滑润透明、带耆芳香的爱液,那爱液流成一条线,在腿的内侧滑落了下来,流动着。她渐渐感觉到大郎似乎感动地吐出了气息!大郎的眼睛顺着那流出来的爱液,一直追蹤着,追蹤者。
「妳好好享受吧...只要好好地迎接我的这枝巨棒吧...」
那膨胀的肉柱,在里面来来往往地运动着,在肉壁间搓擦蕃。发出了一种像肉唇擦动着愧戎,出出人入的滋滋声声响!
「你...好棒...啊啊...」
理惠子从口中断断续续地发出了一种十分偷快、欢乐的浪叫声,理惠子此时也变得猛裂起来了!她不断地抬起身子来迎接棒子,让棒子能够更深入身体,她的腰往上浮动着去迎接。
终于,大郎将棒子插了准去,深入更深入侵入了她的洞穴中。大郎的鼻息吐出的热气,愈来愈快了!发出来的声音也夹杂着欢喜的浪叫声。
「快...快出来了...」那热切的声音发出来了!
在这种快感中的理惠子和初夜时不同了!说出了深深沉醉其中的话,他仍然在猛烈地抽插着,速度愈来愈快...
「理惠子...理惠子...」
「你...」
「好爽...」
「啊...」在大郎发出声音的同时,肉棒前端喷射出来了!
此时,理惠子的全身有一种四分五裂的瘫痪感,十分快乐!像是恍恍惚惚做了个梦般的感觉!——————————————————————————–
「你见过电影中的情节吗?」
「什么情节?」
「男主角和女主角躺在草地上...」
她转过身来,故意将自己裸露的乳房对着他说:「在和暖的阳光下,在轻柔的微风中...一男一女躺在草地上作爱爱...」
大郎看着她,傻呼呼地怔住。
「我从来没有这么做...」
「你呢?大郎!」
「哦!没有...」
「躺在草地上睡在露天的大自然里玩!这样做爱,一定与别的不同,一定是很有趣的。
她边说,边移动脚步。穿过山边长长的野草,她向草后的一块大石头走去。在隐身进野草丛间前,她回眸向大郎一瞥。大郎睁大眼睛,一付受宠若惊的模样。
「你来啊!这里的草好高好长,好像一层帐蓬。」
她隐身走进草丛中:「这里还有一块大石头,好像一张床。」
他跟着走过来。她已经把身上的衣服脱光了,在阳光下,她的肉体白得刺眼。
他边走向她,边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砰砰!」「砰砰!」「砰砰!」...
她在大石上躺下来。侧伏着,她面对着他。她完全是在等待他,那枚美满的果实,饱满的汁蜜,在待他去取。
他走上前去,他兴奋得颤抖了。
她向他笑,接着,她用十二分柔和的声音说:「你还不脱衣服?」
「脱衣?...」他急急地应:「对,对,对,脱衣...」
他用最快的速度把衣服脱光了。于是两人在光天化日下干起闺房中的事情来了o
他的舌尖触到了她体能的肌肤,她快乐的全身颤抖。她倒在他的身上,现在,他与她混在一起了。她的手大胆而不拘地从他的身上摸下去,立即,她触到了他大阳物冲动的地方。
充满着活力,是一种力量,这一种潜伏着的力量,足以能够征服她!
她的手穿进他的拉鍊隙缝中去。她的大胆而无忌惮,使大郎睁大了眼睛,他无法相信这一切是事实。他被她捕捉了,他己被她抓在手中了!他知道,这一生,他是已经毫无反抗地成为她的俘虏了...
「你明知道我喜欢你...你故意作弄我,玩我...」
「我不是玩你,我是要与你玩...我也让你玩,我玩你,你玩我!」——————————————————————————–
房间不大,只有一张书檯,一个电唱机的喇叭箱,和一张旧的帆布床。除了这些,就只有一个书架,上面散乱地放了好多书。久彦在帆布床沿坐了下来俯身拾起地上的啤酒樽。
久彦叹了一口气,起身动手替她收拾房间。自从上次久彦和母亲理惠子的第一次后,他就念念不忘...
久彦是想来看看润子。想到她,久彦的动作快起来了。
收拾好房间后,久彦可以请她进来坐坐或者,久彦到她的房里去,只不知她的那位「长沼先生」在不在。长沼先生是她的男朋友,经常来找她,两个人一关上房门,总有好大半天不出来,也不知道在房内干些什么。
久彦拿着啤酒樽,踏出房间,把它们放到厨房去。当久彦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久彦忽然听到厅房里,发出一声怒叱。
其实她并不大久彦许多。久彦今年十八岁,她顶多二十岁。而她那白晰的肌肤和娇憨的神情看来,她却好像只是个清纯的少女一般。
爱美是人的天性,润子不但长得美,而且身段丰腴,发育得十分成熟。她在家时又喜欢穿着一件透明的轻纱睡衣。有时她出房到洗手间去,轻纱被风扇吹扬起来,露出她晰白修长的玉腿,看得久彦血脉贲张。可是,当她的眼光接触到久彦时,久彦不由自主的红起了脸。也许就是这个原故,她才会喜欢久彦。
那天,整层楼就只有久彦们两个人。久彦和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没有开灯,只有一盏壁灯,发出暗淡的光。久彦偷偷瞥了她一眼,她脸上敷着一层薄簿的脂粉,在灯下看来,似乎特别娇豔。
她刚从外面回来,身上还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很短很短的迷你裙。久彦只向她一只肉光緻緻的玉腿瞥了一眼,一颗心便怦怦地跳了起来。俯下头来,缄默着。
她似乎有意寻久彦开心,一点不放鬆。久彦俯下头来,眼光接触到她暴露在裙外的大腿,久彦的心一直在跳。她故意把裙向上一拉,拉了上去,把丰腴雪白的大腿完全显露出来。
她的声音带着磁性:「为什么?」她挑逗久彦。
久彦没出声,一双眼睛又想看她诱人的大腿,又怕她发觉,剎那间不知如何是好。
她忽然伸出手来,搭在久彦的肩上。久彦的身子随即震了一下,好像触了电一般。
她「格格」地笑出声来,问:「如果你有机会的话,那么,你会吗?」
久彦知道她的意思,心中也像有一团火在烧,暖洋洋,痒痒地。
她的手自上而下,搓揉着久彦的背。久彦侧头瞧了她一眼,微弱的灯光下,她的美眸水汪汪地,两片弧形的樱唇微微地掀动,挺秀的鼻子翕张着,半个身子,忽然向久彦怀里靠来。
久彦好像被一团火包住了。久彦在电影中看到男女主角调情的镜头,久彦应该知道这时怎么样。但,久彦脑中一片空白,久彦被剎那间的温馨惊骇住了。
她显然了解久彦,完全採取主动,纤纤玉手缓缓地从久彦背后滑到胸前替久彦解开恤杉的扣子。同时,头一仰,吮住久彦的嘴唇。一条灵巧的小舌,立时伸进久彦的口腔里。
久彦好像初生的婴孩,贪婪地吮吸母亲的奶一般啜吸着。她甘甜的津液,不断渡进久彦口里。她一见到久彦的反应,从口里发出一下低低的娇叫声,双臂紧紧地搂住久彦。——————————————————————————–

两片樱唇更紧压着久彦,不断地啜吸,不断地轻咬,似乎要把久彦吞噬了一般!这时,久彦有一种强烈的需要。
久彦搂住她的细腰的手,由上滑下,往她两腿之间插了下去。当久彦的手接触到那滑嫩而富弹力的肌肤时,她的身子竟也起了一阵颤动,双腿一併,把久彦的手夹住。
剎那间,么彦好像疯了一般,手在她双腿之闲活动着,揉搓着,好像要把她捏碎,把她撕破。是的,久彦差点冲动得把她的那条尼龙三角裤撕破,如果不是她「嗯哼」声,把久彦推开的话,她这个动作,使久彦看到了她坚挺的乳房上面,那两颗乳尖。
她双脚一抬,在床上转了一个身。在她双脚一抬之间的动作,久彦瞧儿她两腿中间黑丛丛的,似乎没有穿内裤。
久彦不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她解开睡袍的带子,执着久彦的手,向她的胸部按去。久彦料不到她会那么快行动,正惊疑间,右手已接触到一团软软的,滑腴的乳房。她的乳房虽然没有电影中那种大肉弹一般的大,但却很坚挺,很有弹力。
久彦右手按下去后,感觉到手中心的乳尖,逐渐在变硬。用不着她示意,久彦的左手又探了进去,迅速地握住她的另一只乳房。她伸出手,替久彦解开衣服。
当久彦们两人赤裸相对的时候,久彦望耆她美好的胴体,讷讷地说:「润子姐姐,妳的身材很好看。」
她媚眼如丝,脉脉地望着久彦,娇媚地笑一笑,说:「你说,你最喜欢那个地方?」
「我全部都喜欢...」
久彦跪在床上,俯望赤裸裸的她。她的胸部起伏,两个秀丽的乳房向上翘挺。那两颗粉红色的乳带,散发着诱人的光泽。身上的肌肤,就好像白玉般,透着肉光,她每一个地方,都那么美好。
久彦痴痴地望着她的胴体,久彦几乎不敢相信,竟有机会面对着如此赤裸裸的美人儿。
随着她起身的动作,她的乳房起了一阵抖动。久彦贪婪地注视着她乳房的波动。
双手掩住的地方,被她拨开了,她手一伸,握住了久彦的那个部位。她口里仍然「格格」地笑着,好像小孩子得到一件心爱的玩贝一般,爱怜地抚弄着。
久彦感觉到有一股暖流,由下而上升,向上升。
「藤平,」她叫着久彦的名:「你这个地方好雄壮啊!我喜欢它。」她的声音,好传六弦一般拨动久彦的心扉。
久彦的心一蕩,轻轻地呼叫一声:「啊!」
她听到久彦的呼叫声,手部的动作更加快了。
久彦望着她,她水汪汪的媚眼一直没有离开久彦那个部位,好像要喷出火来。久彦揉搓着那两团肉球,并且用指尖撩弄他的乳尖。
她忽然用手一撑,坐起身来。久彦还不明白她的下一步将会怎样做时,她已弯下腰,轻启小口,把她手里握住的东西,含在口中。剎那间,久彦感觉到一阵异常的快乐,痒痒地,酥酥地。
久彦向前迎送,她双手自久彦股下伸过去,在久彦的后股,吮吸着她口里的东西。久彦好像置身在云端里一样,一阵又一阵的暖流,向久彦胸口袭上来。但愿这一个时刻,永远停留下来。
她润湿的唇,在上面舔弄,灵巧的舌,在里面撩拨,向后迴耸的美臀,不断左右摆动着。
久彦忽然伸手搭在她那丰腴浑圆的肥臀上面,大力地捏搓着。这时,久彦发觉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她将仍然得不到什么。但她抓着久彦双股的手是那么有力,久彦根本不能脱身。看样了,她根本没有意思让久彦得到真正的快乐。既然如此久彦索性像脱了缰的马一样,久彦享受着自她舌尖传来的每一分快感o
忽然,她停止了动作,放开久彦坐起身来。然后,她躺下来,修长均匀的美腿向两旁一分,腻声说:「快给我!久彦。」
久彦看见面前的情景,只见小溪的流水,已经泛滥了四週,久彦毫不犹豫地伏到她身上去。胸部压贴着她的乳房,久彦怕她喘不过气来,用手支着身子,好让她透气。
那知她玉臂一张,紧紧地搂住久彦,口里发出一种令人听来蕩魂蚀魄的声音:「抱紧!久彦!请抱繁我。」
久彦把整个身子的重量压下去,她长长地嘘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似乎感到无比的舒畅。
一直忙了许久,仍然徒劳无功。她「格格」一声媚笑,问:「找不到吗?要不要我帮你忙?」
久彦没有出声,挺着武器,刚才明明看到的目标怎么一下子便找不到了,久彦才不信!
她见久彦并没有出声,只是搂着久彦,侧头婉转娇喘起来:「你弄得人家心痒难忍受!嗯哼。」
说时,她右手向下移动,摸索到那硬硬的管子,帮助久彦寻找目标。好不容易久彦他们按触到了!
当两个人紧紧地贴在一起时,她低低地叫了一声:「啊!啊!」
久彦好像发狂一样地冲刺着,心中的一团火在蔓延,在炽热。久彦虽然并没有任何经验,但这一种最起码的动作,却是会的。
在久彦的一轮急攻下,她一直在低哼,小腹一直向久彦挺送着。
忽然,她双手托住久彦的头,说:「慢一点!」
「妳痛吗?」看看她的脸,久彦暗暗后悔自己的粗鲁。
她摇摇头,在久彦耳边说:「你这样快,很容易...」
说着,她吸了一囗气,小腹随之一缩,然后接着说:「慢一点,那么久彦可以有更多的时间。」
在她的指导下,久彦把持住自己,慢慢地满足了她。
「久彦想不到你进步了这么快!」她说。
久彦楞了一楞,望着她。
她捏一捏久彦的肩膊。
「妳怎么知道?」久彦仰起首,诧异地问。
久彦望了她浑圆的肥臀和纤细的腰肢一眼。开了门,离开她的房间。
久彦来到街上已是深夜了。迎着晚风,久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刚才所发生的事,好像一场梦一般。

爸爸去撸,网友自拍偷偷色2015,哥哥日哥哥射_邪恶内涵图 - 邪恶